•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天云孽海

    发布时间:2020-09-22 00:01:21   


    第一卷:剑起天华~第一章:吴大当家吴大当家打量着床头被绑起来的年轻女子,一张惊艳凛丽的秀靥,眉目如画, 红唇水嫩,整个人透着一股出尘超然的气质,身段儿也是曼妙非常,胸前因为恚怒羞恼而不断起伏的峰峦更是引人无限遐思。她穿着一身的湛蓝色长裙,衣袖边绣着朵朵流云,腰间系着一条坠着银白色小珍珠的流苏腰带,倘若不是被他拘禁在这里,走起路来的时候,这串流苏还能把这娘们儿的腰身衬托得摇曳生成人短视频分享秘密入口, 点此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姿。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在袍子下半遮半掩的白皙长腿映着一层淡淡的绯红, 令吴大当家不自觉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这一趟真的是太值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碰上姿色如此出众的女子了,而且这一位还是拥有明息境上品修为的修士, 二十出头的芳华,便拥有这份造诣,在寻常宗派里便是毋庸置疑的翘楚,放到名门大派里,凭着这副如花似玉的姿容,也定然不会泯然于众人。「你想要干什么……我是云岚派的弟子萧雨珊,你可别乱来,倘若让我宗门里的师长知道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绝不会放过你。」女子见到吴大当家的神色,明眸中浮起几分慌乱来。人心的险恶,随同门师兄弟经往宛城的时候她便已经领教过了,况且这里还是位于三不管地带的断风山。假使她没有猜错,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高大男人便是在这断风山里占山为王的吴大当家吴泽旭,此人之恶名她也略有耳闻,吴泽旭在这里行事,除了朝廷与那几个顶尖宗门的底线不能碰之外,说是无法无天也不为过。若非是这次从西域返程之时遭人暗算,萧雨珊为了逃命去抄近路,也不会落入此人手中,她此时不禁后悔起来,倒不如就让那些贼人刺死算了,也不至于在这里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吴泽旭听到萧雨珊三字,目光微微闪动,又往前走了两步,此时这位佳人正瞪着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自己,吴泽旭笑了笑,饶有兴致的说道:「原来你就是在云岚派里有着小天仙之称的萧雨珊,果然貌若天仙,真是没有弱了小天仙这个名头,有幸能够在这里遇到仙子,看来倒是吴某人的荣幸了。听说这几年来,陆续有不少年轻俊杰追求过你,其中不乏名门大宗里的才俊,不知萧仙子可有中意的……不如就跟了我吴某人如何?」 萧雨珊刚开始还以为这吴泽旭听说她的宗派之后会有所顾忌,心下稍松,可听到后面,脸色却禁不住煞白一片,花容失色。她开始挣扎起来,奈何双手都被紧紧的束缚在床头再加上连番奔逃导致修为体力都消耗殆尽,只能是无用功罢了, 萧雨珊只得哀求道:「吴大当家,我求求你,不要坏我的身子……除此之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若是将我交还给我的同门,也能为你换来许多好处……」 吴泽旭居高临下将萧雨珊的变化都看在眼底,他凑到床边轻轻嗅了一口,一股芬芳的幽香扑面而来。他俯下身去抓着萧雨珊下颚,慢慢抬了起来,让萧雨珊看清楚他黝黑的面庞,望着对方清澈动人的眸子里逐渐充斥的惊惧与羞愤,他缓缓说道:「云岚派的小天仙就在我的手上,他们都答不上来这张可人的小嘴儿到底是个什么味儿,可我一会儿就知道了。」 平日里,萧雨珊这样的女子,对于他这样的人可都是不屑一顾的,毕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不过他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逮住了强弩之末的萧雨珊,才有了现在的一幕。萧雨珊让吴泽旭抓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咽咽的发出声音,急得眼眶通红,泪水都打着转。吴泽旭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就习以为常了,笑眯眯的说道: 「萧仙子哭个什么劲儿啊?看得出来仙子现在还未经人事,等回头让我给你破身, 把你弄舒爽了,你就知道与其回到云岚宫,还不如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当个压寨夫人。」 他一手抓着萧雨姗的嘴巴,一手从怀里取出一个白瓷丹药瓶子,从里面倒出一枚闪着粉红色光泽的丹丸,手上稍一用力,便教萧雨珊张开了嘴将丹药吞了下去。瞧见萧雨珊俏脸上羞怒交加的表情,吴泽旭笑道:「助助兴罢了,萧仙子放心,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这还真是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一进入萧雨姗体内便悄然化开,不到十息之后,红晕便浮上了萧雨姗的秀靥,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随之一道起伏的,还有胸前那对饱满挺拔的玉峰。此时再看美人那一双水灵动人的眸子,除了恚怒羞恼之外,竟还多了几分风情万种的媚意。吴泽旭轻车熟路的扒下穿在萧雨姗身上的衣裙,饶是美人苦命挣扎,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随着那身湛蓝色的长裙飘然落地,雪白的肌肤上便浮起了一层香汗,薄薄的似泛着光一般,配合着她曼妙的身姿,更是令人着迷。虽说仅剩的肚兜勉强遮住了重点部位,但没有了衣物的遮蔽,一双修长笔直的粉嫩玉腿已经彻底暴露了出来,一览无遗,光是这双玉腿那优雅美丽的线条,便足够让定力较弱的男 人为之疯狂。吴泽旭眼见这位小天仙如此撩人,色欲更是高涨了几分,粗暴的扯去她身上的贴身亵衣,一对饱满挺拔的雪乳顺势跳了出来,顶端那两点迷人的红晕也随之荡漾开来。吴泽旭眼前顿时一亮,这萧雨姗到底是云岚派的小天仙啊,乳房形状极佳,那两只乳头也是色泽红润,娇俏动人。见此,吴泽旭便嘿嘿淫笑着,一双淫手抓住萧雨姗的双乳,肆无忌惮的揉捏起来。萧雨姗羞愤欲绝,自然挣扎得更是厉害,但无奈山穷水尽,而且那药力的作用已经逐渐发挥出来,越来越软的身段儿哪里挡得住吴大当家的力气,被吴泽旭紧紧压在身下,不论她如何扭动都难以动摇其分毫。若是没有这次捡漏,吴泽旭还真不知道云岚派小天仙的玉峰在手到底是什么感觉,一番把玩下来,不仅滑嫩柔软而且极富弹性,当真让他爱不释手。「萧仙子,上次我去醉春阁尝了个鲜,当时还觉得意犹未尽。现在这么一对比,才知道那醉春阁的红牌算个屁啊。别的不说,这弹性,这大小,你的奶子可比那红牌要极品多了。」 萧雨姗本就感觉羞耻至极,如今听说吴泽旭竟然拿她和那些风尘女子做对比, 俏脸更是飞红,顾不及出声叱责,而是继续挣扎。只不过吴泽旭的动作看似粗暴, 可实际上却是粗重带细,这抚摸揉弄之间,竟然都能触及她的敏感之处,尤其当吴泽旭用手指捏住她一只红嫩的乳头拧了一下的时候,她更是忍不住娇吟出声, 仿若自己的酥胸遭他这么一触,体内压抑不住的欲焰便又高了一层,这挣扎起来便显得愈发柔软无力。此时千娇百媚的美人就在吴泽旭的身下,仙肌玉骨贴着他火热的身躯,令他志得意满。不满足于只是把玩美人胸前玉峰的他已经将手往下探去,滑入那私密之地。这令萧雨姗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不行!你不能……」正待挣扎的当口,吴泽旭已经不由分说的将手指摸索进入了萧雨姗双腿之间的禁地,加上先前的挑逗,这一下直接让萧雨姗体内的渴求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禁不住「啊」的一声呻吟出声,不知道是那媚药的作用还是她天生敏感,只是这么一下子,几乎让她的身子承受不住,差点泄了身子。淋漓的香汗瘫软在床上, 看起来就像是因为极致的快感而失了魂一般。吴泽旭欣赏着床上的这具娇媚玉体, 迷人的秀靥上春意未散,欺霜胜雪的肌肤在高潮后还带着几分酡红。胸前那白皙高耸的乳房上,此时也留下了几道耻辱的红痕,而两只嫣红的乳头也充血挺立起来,娇艳欲滴,显然是被吴泽旭好生揉捏了一番。那双修长浑圆的双腿之间则是一片狼藉,破瓜之血混着淫液和吴泽旭的精华,从还未闭合的阴唇内倒流而出, 看上去淫靡无比。重新穿上衣物之后,吴泽旭红光满面的踏出房门,果不出他所料,那位萧仙子还是完璧之身,这一次他算是拿下了一个开门红,明息境上品修士的处子元阴可当真不一般,这一炮下来,他浑身怎一个舒泰了得。刚开始那女人还像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可药力上来之后,那花穴还不是蜜液汩汩?阳具在她体内抽动的时候,那股子浪骚劲藏都藏不住,小天仙又如何?还真当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了?最后不也得在他吴泽旭的胯下承欢?想起完事后萧雨珊眸子里闪过的悔恨之意,吴泽旭冷笑了一声,再给他一些时间调教,势必要让这小娘皮彻底服软,对他千依百顺。仙子?从她进了这腾鹰寨的一刻起,就已经谪落了。正想着,吴泽旭的脸色忽然一变,似是感受到了一些动静,心下一动,本来准备出门走动走动的他却立刻转身去了寨子地下的一间密室。里头灯光昏暗,烛光摇曳之中如标杆一般站着一道身影,那双眸子如同苍鹰一般,刺得人心慌。吴泽旭不敢直视,眼睑微垂,恭敬道:「见过大人。」 那人阴冷的声音传来:「玩了女人之后,是不是该办点正事了?」 吴泽旭忙不叠道:「小的不知大人驾临,让大人久等,是小的罪过。请问大人有何吩咐?」 那人的右手落在了斜挂在腰间的长剑剑柄处。随着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寒光闪过,冷冽的气息洒满整个密室,站在其中, 犹如登临银河。吴泽旭低垂的目光慢慢抬了起来,神色逐渐由疑惑变为震惊。剑意如霜,凛冽刺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心神动摇,真元激荡。这把剑,不知是什么样的来头,竟有如此威势?这时 候,吴泽旭愈发感受到这位大人的深不可测,原本已经十分高估了,可现在看来仍旧还是有所不足。「大人,这是……」 「拿着。」 吴泽旭颤颤巍巍的接过手去,这把剑比他想像中的要轻,至少比他自己的那把冥铁剑要轻了三成,可放在他手上,却仿佛有千钧之重,如山如海。那人神色平静,喉咙中发出的沙哑声犹如来自九幽:「半个月后,灵州知府的大公子将会到白溪城,你去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不过记着,别把那个公子给杀了,留下他半条性命,至于到时候抢到什么东西,都算是你的造化。」 吴泽旭万般思绪萦绕心头,握剑的手掌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惊喜而颤抖着, 他缓缓答道:「小的明白。」 第一卷:剑起天华~第二章:今不如昔陈卓,曾是景国国师之子,身份显赫,加上生得俊俏无比,当真是羡煞众人, 都说投胎是门学问,那陈卓无疑是在投奔娘胎前,便把这门大学问钻研出了一些门道来,只可惜没有彻底钻研精通。陈卓怎么也没想到建和八年的时候,他爹会在那场宫廷之乱中受了重伤,接着不治而亡,此后那逼宫登基的新皇就顺势裁革天玄宫,从此天玄宫这个自景国开国以来就地位显赫的庞然大物就此分崩离析, 陈卓自然也从云端跌到地上,如今受人白眼被处处排挤。在当初皇都之变发生前, 已经隐约预感到什么的国师陈尚泽把自己唯一的子嗣托付给了景国的顶尖宗门天华剑宗,准备好所有后事之后,这位修为已然距离承天境也不过半步之遥的真人便开始从容等待暴风骤雨的来临。十年前,陈卓过的是锺鸣鼎食、锦衣玉袍的奢侈生活。如今却拿着扫帚在山门前清扫落叶。这本应是杂役弟子的活计,可现在却让陈卓给揽了。尽管天华剑宗并非是享清福的地儿,但他也过得也要比其他的师兄弟来得清苦几分,一朝天子一朝臣,过气的旧臣之后,身份始终要带着几分敏感,天华剑宗尽管按照约定继续传授陈卓剑诀,不过却不敢给予陈卓优渥的生活,倘若让有心人见着,那可都是麻烦。天华剑宗从上到下,大都不喜欢麻烦,也很牴触麻烦。作为天华剑宗一大麻烦的 陈卓正在山门前一丝不苟的清扫落叶,没有一点敷衍的做派,他身上的青色衣裳一尘不染,极为整洁,甚至干净得到了有些过分的地步。陈卓从小就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能力所能及做到最好, 穿衣如此,清扫落叶也是如此。他的动作很专注,小事也好,大事也罢,都是如此,鲜有走神开小差的时候, 不过今天他在远远听到宗内弟子谈话的时候,却微微怔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听说永明郡主与梵音寺的大才弟子觉心在蛰龙谷有过一次比试。」 「觉心和尚?那永明郡主可是碰上对手了,虽然永明郡主在无忧宫里也是罕见的天纵之才,可觉心和尚也是丝毫不弱,早在两年前就已踏入凝元境了,一身佛法亦是精深无比,据说是梵音寺这一代佛子的人选之一,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 如今天下修士分六个层次,引气、明息、凝元、通玄、神念、承天,修士到了承天境便证得了大长生,可一两百年下来,都指不定能有一个承天境修士,可见修炼一途之孤狭,修炼愈是往后,便欲是要与天斗与人斗,极为不易,而永明郡主与觉心和尚二人正好就处于修炼途中具有起承转合之意义的凝元境,几大顶尖宗门的天才翘楚此时大抵都在这个境界徘徊,相互较劲,譬如无忧宫的永明郡主还有梵音寺的觉心和尚便在此列,至于差上一些的小才大才,此时大都停留在明息境,眼下路过的这几位天华剑宗弟子,大多是这个水准。青衣负剑的年轻弟子唾沫横飞,「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本以为两人得在蛰龙谷斗个天昏地暗,结果永明郡主只用了十招就击败了觉心和尚,据当场的看客说起来,端的是一个风姿卓绝,永明郡主本就是倾城绝代的美人儿,当时携上胜势,更是英姿摄人,只可惜我没有在场,错过了这么一幕动人心魄的画面。」他们说的这位永明郡主,便是四大藩王之一——端王凌峰的掌上明珠凌楚妃, 在旧天玄宫的宫主陈尚泽还如日中天的时候,端王便与楚尚泽定下了这么一桩娃娃亲,可谁知道楚尚泽这么一个距离承天境也不过半步之遥的顶尖修士说没就没了,连带着在当初在景国具有极高地位的天玄宫 也在顷刻间崩塌。十年前那一夜之后,天下格局几乎翻天覆地。那一夜在北疆力挽狂澜大败北羌国骑军的四皇子凌云携大胜之威发动兵变, 来势汹汹,势无可当,兵临长兴宫,让当时的老皇帝废了皇太子,立他为新太子, 消息传出,很快便有三位皇子起兵,前来靖难,顿时皇都大乱,当时天玄宫的宫主、景国的国师陈尚泽与神秘强敌大战一场后身负重伤,而新太子凌云竟以寡胜多将三位带兵前来靖难的皇子全部当场格杀。不到半年,老皇帝病故驾崩,凌云顺势登基,改元为庆元,仅仅三天后,天玄宫宫主陈尚泽也相继逝世。没了国师,天玄宫一时群龙无主,新皇凌云顺势开始大刀阔斧的推动变革,裁革天玄宫,并设天策府与神监司取而代之,这一府一司脱胎于天玄宫却对本是同根生的天玄宫余党极为排斥,就差没有斩尽杀绝,从此景国再无天玄宫。曾几何时天玄宫凌驾于景国朝廷各部之上,培养了大批修士用于护国、征战、 平乱,便是皇帝也会礼敬三分,而如今天玄宫的旧部要么另投新主,要么就是过上了一落千丈的落魄日子。一袭的白衣大师兄秦华笑道:「这倒是不着急,只要永明郡主还在景国,得见其仙姿的机会总是有的。」 几人来到山门前,正好看到本应在清扫落叶的陈卓此时正在打秋风,一脸怔怔出神的模样,心中微微一动,便明白过来原因,皆浮起几分玩味的笑意。曾经威势滔天的天玄宫荡然无存,已然西去的国师与端王之间的那一纸婚书也不过是一张纸罢了,端王也不可能再将永明郡主婚配给如今身份特殊的陈卓, 此时陈卓听到她的名字,心境会产生动摇也是理所当然。虽然众人都看得明白,可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可怜陈卓的难处,相反,当初的一纸婚书,如今已经成了他们用来嗤笑陈卓的一大恶毒利器。青衣负剑的墨阳打趣道:「陈大公子,永明郡主十招之内打败了与佛子相去不远的觉心和尚,可见永明郡主的天资甚至要超过真正的佛子,这么一位又天资绝代又国色天香的美人与你失之交臂,感觉如何?」 陈卓埋头接着干活,看不出他神色上的变化,只听他平静说道:「得之我 幸, 失之我命,没有什么好惋惜的。」 第一卷:剑起天华~第三章:师姐陈卓明明已经没有了丝毫可以骄傲的本钱,却仍旧气定神闲没有一点落魄相, 尽管如今只是做着杂役弟子的活计,可偏生还要摆出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这让墨阳感到既滑稽又可笑,他冷笑一声道:「倘若你真的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为何方才听闻我们说起永明郡主的时候,却会突然失神?」 陈卓抬头认真道:「觉心和尚在梵音寺年轻一代弟子中颇具威望,而永明郡主在无忧宫中的地位犹有过之,这样的两个天纵之才要在蛰龙谷分出胜负,哪个人听来不都是心驰神往,这又与永明郡主和我有过婚书有什么关系?」 墨阳望着这个生得俊俏,气质不凡的师弟,眯眼笑道:「师弟说得倒是在理。」 陈卓点头道:「师兄明白便好。 他语气诚恳,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墨阳的那一句「在理」只是在讥讽。墨阳听到这里只是冷哼一声,留下一句「真是无趣」便迳自离开了。几人不再逗留,那一位秦华师兄在离开之时,还怜悯无比的望了一眼陈卓, 然而走过山门之时,就像踩着风儿一般,将本已经差不多整洁的地面再次搅得凌乱起来,以陈卓一丝不苟的性子,这至少需要让他再忙活好些功夫。陈卓望着满地的狼藉,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确实很无奈,他认为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每个人都认为他是在掩饰。不过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打扫完这里之后,就已经日落西山了,到时候很可能就要耽误了开饭时间,而这意味着他晚上要因此饿肚子,如今他只是明息境上品,远不能做到辟榖,一顿不吃照样饿得慌,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滋味。没想过要因此敷衍了事的陈卓撇了撇嘴,便准备接着清扫,暗道:「但愿不要再碰上不讲理的师兄师弟了。」 半个时辰之后。陈卓歇了一下,看了眼天色,露出几分惆怅来,这时候从旁边的山坡上偷摸着溜出一道人影,这让陈卓心头一紧,还以为又是哪个来妨碍他果腹大业的宵小, 仔细一看,却是惊讶起来,原来是他的师姐何薇薇。何薇薇可是天华剑宗里有名的美人,倾慕者 不知其数,身段婀娜诱人,那硕大的胸脯似是随时会撑破衣袍弹跳出来一般,蔚为壮观。她白色的衣领上绣着一对抱团而跃的阴阳鱼,脖颈白皙修长,锁骨精致而清冽,再往下便是那令人血脉贲张的饱满玉峰,贴身的衣袍更显这位师姐撩人的身材,两袖露皓腕,云花作袖口,修出手臂之纤细。翘挺的丰臀下面,更有一双优美无暇的长腿在裙摆之间若隐若现。陈卓看到何薇薇走下山坡时胸前一颠一颤的模样都不禁怀疑她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平衡而跌倒,他问道:「师姐,你在这里干嘛?」 何薇薇左右看了一眼,眼见四周并没有其他人,这才鼓着嘴气呼呼道:「我听说那帮人又欺负你了,他们在拿你说笑时被我抓住了,我就狠狠骂了他们一通, 然后就过来帮你一起收拾收拾。」 陈卓心里头微微一暖,有个这么美貌的师姐惦念着自己,还是一件教人很舒心的事情,不过他还是说道:「师姐你没必要为这个和他们置气。」 何薇薇哼了一声,胸前那对饱满无比的玉峰也顺带着起伏了一下,没好气道: 「就是凶他们怎么了,他们还敢凶回来不成?!」 陈卓笑了笑,没有去接这茬。这位师姐可一点都不简单,尽管修为与楚尘只是半斤八两,为明息境上品, 可她身份不简单啊,生父生母都是天华剑宗通玄境的前辈修士,父亲何有才剑道造诣尤为不凡,通玄境已臻上品,或将成为明华峰的下一任峰主,在门内颇有威望,众弟子都知道何薇薇是他们的掌上明珠,讨好何薇薇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去触这个霉头?何薇薇显然还没消气,鼓着嘴就准备去寻摸一把扫帚,陈卓见状连忙道: 「师姐你这是做什么?」 师姐理所当然道:「说了嘛,来帮你。」 陈卓阻止道:「使不得,你有这份心师弟我就心满意足了,倘若让你帮我做这些粗贱的活计,先不说何师叔肯不肯饶了我,方才那帮人知道了岂不会更恨我, 清扫山门本就是我分内的事情,怎么好再劳烦师姐?」 何薇薇道:「可现在不一样,他们给你捣乱,你本来不必做这么多的。」 陈卓道:「那我也不同意。」 何薇薇不为所动,哼哼道:「你管不着,我乐 意!一天不找点事情做,我就觉得闷得慌。」 陈卓认真道:「我记得十天前的早晨林师叔传授剑诀,师姐你没听几句就睡着了,后来还偷偷找我问呢。」 何薇薇脸上微微一红,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一下子显得愈发动人起来,「那天我精神欠佳,而且,这和我帮不帮忙有什么关系!」 陈卓道:「你让我去你那里转述剑诀,结果临走的时候,还是我顺带帮你收拾的房间。」 何薇薇俏脸更红了,越说越没底气:「谁像你那么讲究,我平时也很勤快的, 只不过那天……」 许是何薇薇被宗门里的长辈宠的厉害,她平日就是这样的惫懒性子,便是修炼时也爱偷点小懒,传授剑道的师叔看到,往往只是叹气,奈何不了她,抓过来铁青着脸训上一顿呢,面对这么一位漂亮的女娃儿又不舍得,认真说道一番吧, 何薇薇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听得可认真了,结果几天不见,全左耳进右耳出啦。陈卓没听她狡辩,谆谆道:「你看,你一屋不扫,何以扫这一山落叶,还是交由师弟来吧。」 何薇薇捂住耳朵,耍赖道:「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 再说下去,她就要躺地上撒泼打滚了。陈卓无奈,寻了一把扫帚给她,「那就拜托师姐了。」 何薇薇这时候才喜逐颜开,「这才乖嘛。」 陈卓看着丝毫没有师姐模样的何薇薇,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轻声道:「多谢你了,师姐。」 何薇薇老气横秋的道:「我可是师姐,应该的!」 ◇◇◇ 多亏了何薇薇的帮忙,陈卓总算没有饥肠辘辘的回到住处,想起师姐那双水灵动人的杏花眼,脸上不由的浮起几分笑容,何薇薇是宗门里有名的美人师姐, 加上身世也不错,爱慕者可以从山脚下直接排到半山腰去,可这位美人师姐却是没待见过哪个,就和他陈卓熟稔亲近。其实两人这一份亲近倒也没有什么缘由,何薇薇天生一副热心肠,看不惯门内弟子刁难命途多舛的陈卓,自然要偏袒陈卓这里,倘若真要说个原因,大概也是两人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何薇薇发现陈卓生得俊俏人也不错,而且在修行一途上也有令人钦佩之 处,现在这个师弟有难了,她当师姐的自然要挺身而出,就算有时候要因此睡不了懒觉,她也觉得心甘情愿,反倒是陈卓总是拒绝她的帮助, 让她忍不住恨得牙痒痒。陈卓想起何薇薇那双温柔动人的杏花眸,心里不禁浮起几分暖意。眼下完成今日的杂役活计,也吃饱了饭,算是有了力气专注于修炼了,他盘膝坐到床上,缓缓闭上眼睛。第一卷:剑起天华~第四章:启天诀陈卓起坐向南,心神逐渐沉静下来,倘若仔细观察,会见一道道灵气正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他身体的各大窍穴,灵气游走的速度要远远超过同境界的其他师兄弟——这是因为他还修炼了一门天华剑宗弟子所不具备的功法。陈卓修炼的功法有两种,其一便是天华剑宗的《无妄剑诀》,听闻是天华剑宗开山祖师所创的剑道宝典,修炼到极致,足够教人凌绝于天下。三百年前天华剑宗又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掌门,进一步完善了这一部剑典之后,更是把天华剑宗的剑道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至于另外一部功法,则是天玄宫的《启天诀》。天玄宫曾经超然于景国朝廷各部之上,代帝王培养修士,处理江湖纷争,必是有其非同寻常之处,一个很大的原因,便是天玄宫藏有三十二门修炼典籍,每一种都是令天下修士趋之若鹜的宝典,而其中一门名为《启天诀》的功法更是神妙,传说是一千年前某个承天境的大长生修士叩开天门所得的「天书」。十年前天玄宫被新皇废除的时候,便有许多人都盯上了这一无上功法,朝廷也不例外,只不过一番搜寻之后,朝廷找到了其中三十一门修炼典籍,却唯独没有得到《启天诀》。之后许多人都怀疑到了陈卓这个天玄宫的遗孤身上,但新皇却没有再过问此事也没有对陈卓投去过多的关注,再加上有天华剑宗的宗主镇着场面,所以众多觊觎者也不敢有什么动作。至于为什么启天诀这般遭人眼红,还得从修士的真元说起。众所周知,修士将灵气转化为真元的速度是有限的,而体内真元的量亦是有限的,所使用的招式若是以寻常功法催动,加上多种招式结合使用,争斗起来体内的真元消耗会非常快,即便是神念境的修士也不 能毫无限制的消耗灵气与真元。唯有修炼了天玄宫的至高功法《启天诀》,开启体内六府,令五宫受灵,修士可咽气思真,灵气自生,这时候才能拥有源源不断的真元催动各种招式。传闻将《启天诀》修炼到极致,体内自成小天地,可避百毒,驭天象,拥有移星换月的不可思议手段。陈卓作为曾经的天玄宫少主,当初来在到天华剑宗之前,便已经开始修行《启天诀》。不过眼下他还同时兼修了天华剑宗的《无妄剑诀》,修炼两种截然不同的至高功法有好有坏,好处是同境之中争斗起来便能占尽上风,即便是跨境对敌也能有一战之力;坏处就是师兄弟修炼的时候,他在修炼,师兄弟休息的时候,他除了完成杂役弟子的活计之外,依然在修炼,一天恨不得掰成两天来用, 就连睡觉阖眼也会下意识的按照《启天诀》的运气方法进行吐纳。兴许是老天开了眼,这么持续了五年时间之后,如今哪怕在睡梦之中,灵气也会在他体内自主运行,不断滋养体内的六府五宫,尽管比不上清醒时主动修炼来的有效,可也能给陈卓节约不少时间。这么些年下来,陈卓兼修两种顶尖功法,而其中的启天诀修炼起来更是难如登天,需要修炼者有极高的悟性和气感能力,前期需要稳扎稳打,进境较缓,所以他在修为提升的速度上比不得真正的天才翘楚。不过陈卓并未因此而后悔,相反他深知这样做的好处——《启天诀》的神妙之处是要往后到了凝元境之上才能逐步的体现出来,在明息境上多花些时间打好底子,往后就能事半功倍。两个时辰之后,黑暗彻底降临,蛙鸣声开始逐渐出现,银霜般的月光洒落在床上。陈卓呼出一口浊气,抬眼睁开眸子,仿佛内含星辰日月,整个人流露出与此前截然不同的气质。「天衍剑。」他抬手一点,只见一道剑气在指尖出现,颤鸣不已。陈卓目光平静,继续道:「紫玄剑、太阴剑、冲霄剑……」 随着每一声落下,手中之剑气就变化一分,若是换成宗门内同境的师兄弟, 像他这般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结合运用剑招,不出三招,便后继乏力,可陈卓却在一口剑气中凝聚了足足七式剑招,当他准备再加 上第八种剑招变化的时候,却见手中的剑气陡然颤抖起来,旋即全然崩灭,化作灵气消散在空中。「如今我的启天诀,仍旧还是差了些火候。儿时见我爹使用的时候,一式普通招数之中便可以蕴藏千百种变化,同境修士,罕有能够撄其锋芒之人,当时他不仅是景国的国师,而且在许多人眼里他步入承天境证大长生也只是时间问题。 若我能够有我爹的七成造诣,便算是有了查明当年真相的能力。」 倘若十年前陈尚泽没有与那个神秘强敌交手后重伤去世,天玄宫也不会就此群龙无首一落千丈,新皇凌云也不会有机会将天玄宫裁革。陈卓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他渴望知道当年一切的来龙去脉。陈卓看了眼窗外的月色,这个时间,宗门内的弟子大都已经休息,外面除了蛙虫的鸣叫还有风过竹叶的沙沙声响,便再没其他动静。他便没有再继续修炼,而是直接躺了下来,进入梦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